<tt id="brgvb"></tt>
<cite id="brgvb"></cite>
      1. 農民文學網 > 在逃生游戲里被迫當海王 > 第7章 幽靈船7

        第7章 幽靈船7

                第7章

                喬易橋對于自己魚尾變成雙腿這件事毫不抗拒,甚至還十分歡迎,畢竟能擁有雙腿變回人類,誰愿意變成一個美人魚呢?

                但是誰能告訴他,為什么他魚尾都已經變成雙腿了,卻還穿著那條金光閃閃魚尾裙啊?

                “我褲子呢?”喬易橋在心里咬牙切齒問系統,“我褲子哪去了?”

                然而系統十分無辜,“無用服飾已經被回收分解。”

                新人們對喬易橋服飾毫無意見,畢竟人魚先生穿什么在他們看來都是神,是救世主,是拯救他們于水火之間大佬,但是喬易橋身后亞撒卻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喬易橋:“……”別以為你小小聲他就聽不見!

                如果這真是個人類喬易橋就懟回去了,然而想一想自己身后正抓著自己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后,喬易橋火氣戛然而止。

                只能郁悶摸摸鼻子,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喬易橋退縮,然而亞撒卻沒有見好就收,而是又說了一句,“裙子很好看,很適合你。”

                喬易橋:“!!!”適合你個鬼!喬易橋這下真忍不住了,一個白眼就翻了過去。

                于是海妖先生收獲了來自他小可愛人魚白眼一枚,別說,美人就是美人,連翻白眼都是那么可愛。

                亞撒贊嘆想到,只是還不等他再逗弄幾句,就看到自己面前人魚先生毫無征兆忽然軟綿綿倒了下來。

                亞撒下意識接住,將人魚先生抱了個滿懷,但是此時他懷里人魚先生,卻整個人都不好了。

                “系統系統系統!”喬易橋心里大叫,“怎么回事?我怎么不會走路了?”

                之前在繩梯上時候還好,畢竟還有一部□□體沉浸在水里,還算正常,但是現在,在魚尾變成雙腿后,喬易橋驚悚發現,他不會走路了!

                雙腿軟綿綿,又酸又麻,整個腿部敏感度似乎上升了幾十倍,不過輕輕踩在地面上,就感覺jiojio像是踩到玻璃了一樣,以至于喬易橋不過剛邁開腳步用腳承受力道,就感覺一陣失控,直接倒了下來。

                喬易橋驚慌失措,他腦海里系統卻十分無辜解釋道,“之前雙腿變成魚尾,因為是新生皮膚所以比較敏感你知道吧。”

                喬易橋心里點頭,這個他當然知道,畢竟耳朵那一下讓他記憶猶新。

                系統繼續道:“所以現在也和之前一樣,因為魚尾化為雙腿,皮膚再次新生,于是……”

                “我腿也會和耳朵一樣?”喬易橋臉綠了。

                系統肯定嗯了一聲,讓喬易橋整個人都不好了。

                啊啊啊,辣雞系統,他就知道這是個辣雞系統,殘次品,為什么一個變裝還有這樣奇怪后遺癥,有毒吧,系統一定是故意,故意!

                喬易橋臉色變來變去,抱著他亞撒卻忽然有一點擔心起來,“人魚先生?你沒事吧。”

                而除了亞撒,剛剛脫離了海面正在甲板努力曬陽光瑟瑟發抖新人們也在瞬間圍攏過來,看到喬易橋柔弱無依模樣都擔心壞了。

                “人魚先生,你怎么了?你怎么倒下了?”

                “人魚先生?你是不是不能離開海水?要不你還是回到海里面去吧,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努力好好活著,謝謝你救了我們,但是你自己也很重要。”

                “人魚先生,你不要出事啊嗚嗚嗚嗚嗚!”

                “人魚先生……”

                看著新人們一個個擔憂樣子,喬易橋雖然不想暴露那個讓他十分丟臉事實,但是為了不讓大家更擔憂,喬易橋還是捂著臉甕聲甕氣道:“我沒事,我就是……不會走路了。”

                大家:“……?”

                不會……走路了……?

                亞撒噗嗤一下笑出聲,“哈哈哈,你真可愛。”

                喬易橋心里惱火,可愛個錘錘,但是作為一個殘障人士,他只能十分努力將自己埋起來,希冀大家忘了他剛剛說話。

                亞撒看著喬易橋后腦勺,心里嘖了一聲,小人魚就是容易害羞,不過他還是努力安撫道:“沒關系,不會不要緊,我來教你。”

                教一只人魚走路,好像也挺有意思。

                喬易橋聽到這里更悲傷了,他是真不會走路嗎?怎么可能?作為一個直立行走了二十年人類,他怎么可能不會兩條腿走路,非不會,實不能啊!

                所以,他只能癟著嘴道:“走不了,jiojio痛。”

                jiojio痛……大家聽到這里,心里更同情了。

                “啊,原來傳說中小美人魚變成人類后,每次走路,雙腳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樣,是真。”

                “好可憐,人魚先生太難了。”

                “不然還是放人魚先生回深海吧,畢竟海里才是人魚先生家。”

                這是亞撒第二次聽到新人們要將小人魚放回海里,雖然海里也是他地盤,但是聽到這種話,總讓他有種有人想搶奪自己所屬物感覺。

                于是那個新人剛說完這句話,就忽然感覺到脊背一涼,全身都涼颼颼,他疑惑抬頭,忽然看到周圍原本是船員地方,此時都變成了黑黝黝幽靈,正紅著眼睛,一眨不眨看著他。

                “啊!!!”新人恐懼大叫,嚇了其他人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人急忙問道。

                新人恐懼指向四周,剛想說四周都是幽靈,卻又忽然發現,四周幽靈又變回了船員,甚至這些船員臉上表情都毫無破綻。

                新人疑惑眨眼,旁邊人還在著急詢問,這個新人只好郁悶后怕道:“沒什么,剛才看錯了。”

                其他人松了口氣,埋怨出聲,“不要一驚一乍。”他們已經受了一夜驚嚇了,真受不起再次驚嚇了,安穩穩重點比什么都好。

                新人訕訕低頭道歉,但是心里面還是狐疑,自己剛剛真看錯了嗎?

                可是抬頭看四周,還是毫無破綻。

                亞撒笑了笑,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樣,但是心里面卻是冷哼一聲,讓這個人類多管閑事,如果下次再多嘴,可就不是驚嚇了。

                周圍人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只有喬易橋感覺到周圍似乎冷了一瞬又回溫了,只是海上本就風大,他也沒有過多在意,以為只是一陣海風。

                沒人知道那一瞬間亞撒做了什么,那個新人又經歷了什么。

                嚇過了多管閑事,亞撒將注意力又重新投注在了自己懷里小美人魚身上,感受著懷里與他截然不同溫熱觸感,亞撒低聲道:“我會給人魚先生當雙腿,人魚先生想去哪里,盡可以告訴我。”

                周圍新人聽到這里,也很想踴躍報名,說他們也可以當人魚先生雙腿,大家可以輪班來,但是當想開口時候,忽然一陣危機感攫取了他們感官,以至于他們下意識住了口。

                接著就聽到那個半路掉下來亞撒繼續對著人魚先生甜言蜜語,“我就是人魚先生專屬車夫。”

                喬易橋:“……”

                感動嗎?

                不敢動。

                這要真是個人,喬易橋說不定還會小小感動一把,但是這不是個人啊,甚至不是個活,想到抱著自己是個鬼,喬易橋就感覺全身上下涼颼颼。

                算了算了,不敢動不敢動。

                “要不,大家輪流來吧,你應該很忙吧,倒也不必如此麻煩你。”喬易橋掙扎道。

                “不。”亞撒手指輕點喬易橋嘴唇,“這一點都不麻煩,能為您效勞,是我榮幸,我救命恩人,人魚先生。”

                喬易橋:“……”嗚嗚嗚嗚,逃不掉。

                于是喬易橋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某個不知道是什么船長抱走了,走時候某船長還十分細心用細麻布包住了他露在外面jiojio,美其名曰,“雙腳很脆弱,不能受傷。”

                但是喬易橋分明感覺到某船長咸豬手在他jio上摸了好幾下,啊,該死!

                喬易橋被直接擄走,剩下新人們也在船員帶領下各司其職,有負責拉繩子,有負責清理甲板,有負責抓魚曬魚,有負責清洗衣服,還有個倒霉去清洗夜壺了——沒錯就是之前忽然叫出聲那個倒霉蛋。

                但是大家都很乖,就連清理夜壺新人都捏著鼻子干活了,沒有一個人反抗。

                沒辦法,任是誰身邊呆著一個昨晚剛被開過腦殼,腦漿都迸出來了死人,現在卻栩栩如生站在你身邊,還時不時看著你舔舔嘴唇,你都會乖乖聽話。

                畢竟形式不由人啊。

                就是在干活時候,身上總有點涼颼颼,讓他們十分不適應,這陽光下為什么比海水里還冷呢,奇怪。

                新人們努力干活,絲毫不知道背后因由,此時喬易橋已經乘坐亞撒牌人肉車到了船長室門口。

                船長室,本來應該十分干凈,但是經過一夜肆虐,現在門口卻遍布著腳印和血跡,甚至船長室大門還破了一個洞。

                亞撒眼神驀地沉了下來,沒有幽靈敢于侵犯他領域,那么進來這里是誰,就不言而喻了。

                而果然,剛一開門,就看到六個人正在船長室里面打地鋪,其中刀疤臉正在船長床上鼾聲如雷,其他五個人也滿身臟兮兮睡在被子上,那一道道泥印和血跡,讓喬易橋忍不住皺緊了眉頭。

                刀疤臉和其他五個人幾乎在喬易橋和亞撒進來瞬間就睜開了眼睛,然而當看到進來不過是一個小白臉和一個被抱著穿裙子家伙,就瞬間放松起來。

                其中光頭還瞇起了眼睛,“嘖,小白臉,把你懷里美人頭轉過來給我看看,要是好看爺就要了,不殺你。”

                亞撒輕輕笑了起來:“哦?不殺我?”

                亞撒語氣很輕松,但是喬易橋卻忍不住心生寒意,沒人比他更知道,抱著自己這個,根本就不是人啊,甚至連海怪都怕他!絕對是個**oss!

                而這些老玩家居然這樣和亞撒說話!怕不是想死。

                “對,爺對你好吧。”光頭說著,伸手過來拉喬易橋,“讓我看看什么樣美人?”

                然而還不等他手碰到喬易橋,一股無形力量就將光頭禁錮住了,他凝固臉上眼睛都瞪圓了,表情逐漸變得驚恐,但是卻一言不能發,甚至連眼睛都不能眨一下。

                隨即,這些人就眼睜睜看著光頭“砰”一聲撞碎了船艙木頭,血液飛濺中,就這么直直如同一個拋物線一樣落入海中。

                海怪們聞聲而來,之前夜晚或許還有很多人沒看到,但是現在是白天,大家眼睜睜看著幾個鯊魚鰭在海中游弋而來,幾乎轉眼間,海面浮上幾縷猩紅,隨后,鯊魚鰭又游弋而去。

                所有人表情都凝固了,即使是新人們,也沒想到這一天剛開始,就發生這樣事,即使昨天已經經歷了許多,還是沒辦法習慣。

                只有一個小姑娘看著這一幕,咬了咬牙,說了句“活該”。

                因為死那個光頭,就曾經對她圖謀不軌,如果不是幽靈們忽然復蘇,她趁亂逃走,她無法想象,自己接下來會遭遇到怎樣可怕事情。

                然而現在這個光頭死了,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大快人心,反正那幾個老玩家沒一個好東西。

                船艙外新人們還好,雖然有些許驚嚇,但是沒針對他們,他們驚嚇一下也就過去了,畢竟日子總要向前看。

                而且縱然海怪可怕,只要想到在這樣可怕海怪中救下他們人魚先生,他們全身就充滿了安全感。

                但是船長室里面剩下五個老玩家就不一樣了。

                光頭在他們中,實力不算強但也不算弱,排位話也能排到第三第四這樣,但是現在,在他們中實力排位三四名光頭,就這樣死了?沒有絲毫抵抗,毫無還手之力,就這么死掉了,輕松像是殺了一只雞。

                如此輕松殺了光頭,那么對上他們,也不會多花費幾分力氣,換句話說,如果對他們也同樣起了殺心話,他們也絕對活不下來。

                他們驚駭欲絕看向闖入船長室亞撒和他懷里始終沒露面人,光頭就是因為冒犯了他們,才得到這樣下場。

                他們知道,自己惹到了惹不起人,不,是惹到了惹不起怪物,人類做不到這樣。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錯了,求大人饒命,我們愿意做任何事。”刀疤臉當機立斷跪下磕頭,一邊磕頭一邊道歉,不過兩下,額頭就磕出了血。

                其他人也紛紛效仿,一時間船長室里滿是求饒聲。

                喬易橋對此也是震驚莫名,他雖然有想到亞撒很厲害,但是沒想到亞撒這么厲害,那個光頭,喬易橋曾見過這些人是多么不可一世,殺新人簡單用不了第二刀,他當時以為這些老玩家就已經很厲害了。

                但是現在,沒有對比就沒有差距,只能說他當時見識淺,沒想到還有比他們更厲害東西在。

                亞撒果然是個**oss!

                然而就在喬易橋這樣想時候,卻忽然聽到抱著自己亞撒充滿感激說道:“謝謝人魚大人護我周全,人魚大人,真很感謝你。”

                喬易橋:“……???”

                亞撒在搞什么飛機?

                而亞撒還在繼續他表演:“剛才那個光頭說話語氣好討厭,還想冒犯人魚大人,人魚大人威嚴不可侵犯,豈是他們可以目睹?人魚大人就該這樣做。”

                喬易橋:“……?”

                “至于你們這些人處置,就看人魚大人心情了。”

                喬易橋整個臉都木了,萬萬沒想到,亞撒居然還有這樣一招,強行扣鍋?剛剛明明是亞撒動手,他喬易橋連個手指頭都沒有動過,怎么會是他扔光頭?

                喬易橋完全不明白亞撒為什么這樣做,直到亞撒說了下一句,“為了表達我謝意,我愿意終身侍奉人魚大人。”

                喬易橋:“……”呵,男人!

                真是夠狗,占便宜還要找個理由,真是何必呢,何必?

                不管亞撒為什么表演欲忽然飆升,但是船長室里面老玩家不知道啊,他們沒辦法明確剛才攻擊力量來源,亞撒這樣說了,他們自然將目光轉向了喬易橋,正好看到他華麗金色魚尾裙。

                再加上之前亞撒對喬易橋稱呼“人魚大人”,老玩家們目光頓時變得驚恐起來。

                “他不是人魚,是海妖!”刀疤臉整個人都充滿了絕望,同時對光頭充滿了怨恨,誰能想到呢,不過登船第二天,就遇到了這個副本最**oss海妖,海妖不是到第七天才會出現嗎?這一次,為什么提前了?

                而且,碰到了也就罷了,偏偏光頭還作死去招惹調戲一只海妖,他要死自己去死就好了,為什么還要拖累他們?

                要知道,即使他們可以躲過幽靈們追殺,但也不代表,他們能打得過一只海妖,這是一個副本終極力量,也是支撐力量,這個世界之所以可以生成副本,全賴最終boss,這樣力量,根本不是他們這種玩家可以抵擋。

                也就是說,如果海妖不諒解,他們全部都要死。

                此時新人們也從破口處集中過來,光頭忽然從船艙里面飛出來掉海里被鯊魚吃了,他們雖然害怕解氣,但同時也充滿擔心。

                連光頭這么厲害都被扔進海里為了鯊魚,那么嬌嬌弱弱連路都不能走人魚先生會不會遇到危險啊?

                然而他們剛圍攏過來,就聽到亞撒說感謝人魚先生保護他。

                剛剛光頭是人魚先生扔進海里面?所有新人都瞪大眼睛,沒想到人魚先生這么厲害!

                于是在喬易橋臉手指頭都沒動一下情況下,他就自動成了一個大高手,而當刀疤男叫破喬易橋身份,說他是海妖時候,所有人眼睛就瞪得更大了。

                沒想到人魚先生原來不是人魚先生,而是海妖先生嗎?

                聽起來……似乎更酷了。

                喬易橋完全不知道在這短短時間里自己形象就渾然大變,懵懵看著老玩家,完全不知道老玩家們為什么指著他叫海妖,還一邊叫一邊驚恐告饒,充滿了絕望樣子,但是想到老玩家之前對這個副本像是很熟悉樣子,海妖——會不會是什么關鍵信息?

                亞撒對老玩家們瞇了瞇眼睛,這些人……似乎知道太多了,但是看著懷里美人魚懵懵懂懂樣子,亞撒暫時收起殺意,只是對著喬易橋道。

                “人魚大人,這些人該如何處置?”一邊詢問,還一邊小聲道,“要不,就扔到海里面喂鯊魚好了,反正他們對你不恭敬。”

                亞撒語氣里透著幾分寒意,如果是之前,喬易橋還真想狐假虎威一番,直接送這幾個老玩家見閻王算了,畢竟這些人手上都沾滿了鮮血,但是現在……想到抱著自己這個鬼,想到滿船幽靈和復活船員,想到除了任務信息一無所知逃生游戲,喬易橋想要再等等。

                看能不能拷問出更多信息,等到問完了,再處理。

                “我想問幾個問題,等下再處置。”喬易橋假裝淡定道,反正這個鬼帽子扣在他腦袋上了,不用白不用,誰讓這只鬼不懷好意。

                但是沒想到他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jiojio又被捏了兩下,酥麻感直沖脊背,喬易橋這一刻眼圈都紅了,就聽到亞撒這個混蛋輕聲在他耳邊道:“好,一切聽從人魚大人指令。”

                啊,這個魂淡!

                喬易橋氣死了,看著癱軟在一邊五個老玩家,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都怪他們!

                于是刀疤男就聽到喬易橋氣沖沖聲音問道:“你們都對這個世界都知道些什么,說一說,為什么說……我是海妖?”

                光頭死和海妖出現擊垮了刀疤男他們信念,雖然對海妖大人為什么會對這個感興趣覺得迷惑,但是此時此刻,為了那萬分之一活命希望,他們也會將自己知道一切都說出來。

                “我們是通過地獄游戲被投放到這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我們從地獄游戲積分商城里特意兌換了關于這個世界一些生存信息,生存信息里面顯示了兩條重要生存線索,其中一條是,‘天黑黑,見幽靈’,另一條是‘海妖詛咒’。”

                喬易橋對此并不意外,從這些老玩家最開始舉動就知道這些人絕對是蓄謀已久,不然他們不會在開局就遭遇到老玩家一致勒索,所以購買副本線索是正常。

                讓喬易橋好奇是,“海妖詛咒是什么?”天黑黑見幽靈這條線索十分明顯,在經過了昨夜后,相信沒有人不知道這條線索究竟說是什么,喬易橋此時比較好奇海妖。

                刀疤男疑惑30340看向喬易橋方向,這位,不就是海妖大人嗎?難道他不知道自己詛咒嗎?

                但是此時喬易橋發問,他們也不敢不回答,“傳說海妖會利用歌聲吸引過往船只,利用美貌誘惑英俊水手,而海妖詛咒就是,直視其雙眼、耳聞其歌聲者將永遠為其倀鬼。”

                所以在知道喬易橋是海妖之后,刀疤男就全程匍匐在地,再也不敢抬頭看喬易橋了。

                他不知道,海妖會不會現在就給他來一下子,讓他變成倀鬼。

                喬易橋啊了一聲,原來海妖詛咒是這樣嗎?

                “你們還知道點什么其他嗎?”喬易橋問道。

                刀疤男冷汗涔涔,但是此時此刻,任他努力回想,也想不出什么可以給海妖大人情報,畢竟他來到這個副本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昨天他忙著殺人,敲詐,搶劫,昨晚他忙著東躲西藏逃避黑幽靈,而今天又倒霉催碰到了真正海妖大人,除了進副本之前情報,他居然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喬易橋有點失望,“什么都不知道嗎?”

                刀疤男暗暗叫苦,求饒道:“海妖大人饒命!饒命!”

                但是喬易橋又怎么會饒恕這個劊子手呢?想到之前這個人在艙室內行為,想到自己出船艙門時看到那一地尸橫遍野,喬易橋就覺得這個人實在是令人作嘔。

                所以喬易橋只是冷眼看著,隨后對著圍觀新人們道:“去拿回屬于你們。”

                喬易橋沒有明說,但是新人們都知道這個刀疤男對他們做過什么。

                所以一個個排在他面前,沒有多廢話,只是默默舉起手環,“500積分。”

                其實他們根本沒想過有一天居然還能有機會要回積分,能活著就已經花光了他們所有勇氣,但是萬萬沒想到,他們遇見了人魚先生。

                人魚先生庇佑他們在海里不被海怪吃掉,上了岸又懲罰了為非作歹老玩家,現在,甚至還幫他們尋回被敲詐勒索積分,他們真覺得,他們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世界吧,才會才如此危險游戲里面遇到一個這樣善良人魚先生。

                哦不,現在應該叫海妖先生才對。

                新人們沒有多說,感謝話已經說了太多了,可是在他們拿回積分后,所有人都濕潤了眼眶。

                他們早就在老玩家口中知道了積分作用,更知道,如果在下個游戲前沒有攢夠100積分話,那么下個游戲開始,他們會直接扣除積分到負分,接著就是抹殺,他們活不過下一個副本。

                但是現在,他們又有了生存希望。

                新人們一個個眼神濕漉漉看著喬易橋,至于刀疤男說什么“直視其眼神、耳聞其歌聲者將永遠為其倀鬼”,新人們根本就不在乎。

                要殺早就殺了,人魚先生有太多機會可以將他們不著痕跡殺死了,但是他沒有。

                所以,哪怕新人們信不過彼此,也不會不相信人魚先生。

                亞撒看著這些新人眼神,怎么看怎么不高興,這是他小美人魚,這些人類怎么回事?

                真想一口都吃掉……但是看著自己懷里小美人魚似乎很高興樣子,亞撒只好按捺住自己將這些人類一口吞了沖動,眉頭輕皺道:“處置完了嗎?人魚大人?”

                還報復性又捏了捏喬易橋小jiojio。

                喬易橋咬了咬下唇,強忍住想要叫一聲沖動,但是那種感覺真太過分了,所以就在亞撒以為小美人魚脾氣好不得了,不會反抗時候,喬易橋報復性也咬了一口亞撒。

                當然,由于姿勢問題,咬不到他腦袋,只能啃到肩膀。

                亞撒眸子瞬間變得深邃而危險,他看著自己懷里小美人魚,“人魚大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他深吸一口氣,那溫軟濕潤觸感,讓他那一刻他險些變回原形。

                喬易橋報復之后才隱約后怕,當看到亞撒眼神時候,就更后悔了,他訕笑道:“亞撒,這個……我可以解釋。”一秒就慫。

                亞撒低頭問道:“嗯?”

                喬易橋再次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沖動,但是自己撒謊,含淚也要繼續下去,“這個,這個是我標記,有了這個印子,就證明以后你是我人了。”

                亞撒:“你人?”

                喬易橋含淚點頭,“對。”

                亞撒忽然失笑:“那么,人魚大人,可以賞臉,也變成我人魚大人嗎?”

                喬易橋眨眼,“啊?”

                只是還不待他想清楚,自己脖子就遭遇了突然襲擊,靠近動脈皮膚上,一個軟軟冰涼東西貼了上來。

                先是舔了兩口,就在喬易橋放松警惕時,一口咬下。

                “啊!”喬易橋條件發射捂住脖子,但是一個紅色卻沒有破皮牙印還是深深印刻在了脖子上,那形狀和力道,和喬易橋啃在亞撒肩膀上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真咬啊!”喬易橋氣急。

                但是亞撒只是懶洋洋看了喬易橋一眼,“那當然,蓋章呀,以后你就是我人魚大人了。”

                喬易橋氣鼓鼓,但是卻沒辦法反駁,畢竟是他先起頭,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虧了,簡直太虧了,而這一切怪誰呢?

                喬易橋看向地上五個老玩家,都怪他們呀!

                如果他們是正常游戲,喬易橋和新人們絕不會被勒索積分,也不會遇到那么多黑幽靈,更不會被逼迫直接跳進海里。

                如果不跳進海里,喬易橋就不會答應變裝系統完成主線任務,就不會直接變裝成小美人魚,更不會被這個變態盯上。

                而不被變態盯上,他大可以優哉游哉,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在變態懷里面,逃都逃不掉,畢竟剛剛變態武力值可是歷歷在目,他絕對不是對手。

                所以,這一切都要怪那幾個老玩家!

                于是,老玩家們正戰戰兢兢心生恐懼呢,就聽到喬易橋看著刀疤男道:“處置了吧。”

                下一秒,所有在場老玩家都被莫名力量控制住,懸浮在半空中,隨后,就著之前光頭撞出來那個大孔洞,五個人依次從那個孔洞中也撞了出去,五個漂亮30340拋物線,完美落海。

                接下來迎接他們,就是熱情鯊魚和海怪們了。

                老玩家命運已經注定,喬易橋沒有再看他們,雖然老玩家們是罪有應得,可是這也是第一次有人間接死于他手中。

                雖然他懷疑就算他不出聲,這幾個人也都是死,畢竟現在這個地方,可是船長室,而船長室被他們糟蹋……嗯,不成樣子。

                但是喬易橋還是不愿意多看。

                不看老玩家,那就看新玩家了,喬易橋仔細回想剛剛刀疤男對他說一些情報,看著新人們說道:“努力尋找線索,也許你們命運就掌控在你們自己手中。”

                新人們含淚點頭,“嗯,我們知道,謝謝人魚先生,我們會好好努力。”

                喬易橋還待在說兩句,可是亞撒已經不給他這個機會了,直接將新人們掃地出門,讓船員們帶走。

                “人魚大人,接下來時間,我們還是來探討一下如何侍奉你吧。”低啞聲音傳入喬易橋耳畔,“我很期待。”  w  ,請牢記:,,,

          http://www.wkdlc.com/2_2094/29162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wkdlc.com。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nonmin.net
        多彩网 www.myzhaosf.com:巨野县| www.qjlvyou.com:隆化县| www.curso-endodoncia.com:锡林浩特市| www.jxgajxqy.com:梓潼县| www.tyohot.com:岫岩| www.ef787.com:郸城县| www.74li.com:易门县| www.heritage-academy.org:门源| www.wow-bakes.com:比如县| www.xhasy.com:临沧市| www.eccacaceres.org:龙江县| www.youngwon1004.com:隆安县| www.szcobair.com:电白县| www.oudeshu.com:北宁市| www.plg-light.com:开江县| www.rphstc.com:讷河市| www.cp2776.com:胶州市| www.101ddsnappers.com:贵德县| www.poeticasvisuais.com:霍邱县| www.davidmshapiro.com:卫辉市| www.fnsbx.cn:泸溪县| www.artpairs.com:江陵县| www.auburnoysterbar.com:麻城市| www.bobrussellequip.com:永新县| www.mcmhonmono.com:东阿县| www.sljjpj.com:灌云县| www.henglian-sh.com:梅河口市| www.bkentertainments.com:皋兰县| www.mai0565.com:临泽县| www.tangyangshop.com:浮梁县| www.hao-jiazheng.com:赤峰市| www.lsyqsm.com:临泽县| www.pc800buysell.org:永康市| www.cqgspclaw.com:毕节市| www.775935.com:吴江市| www.tanglay.net:茶陵县| www.mingyunjiaoxiangqu.com:滦平县| www.suncity233.com:上犹县| www.onetimeofferz.com:革吉县| www.yumugift.com:云南省| www.accwangxiao.com:双辽市| www.mfnnf.com:赣榆县| www.amb-eco.com:天长市| www.ianburney.com:高邑县| www.blackgayamerica.com:营口市| www.ninenetwork.net:阿克陶县| www.whobuysthesethings.com:临洮县| www.youyuejun.com:城口县| www.ccchz.com:海丰县| www.bjzhaoming.com:西丰县| www.bmnjn.com:兴山县| www.kennedypromotions.com:云梦县| www.gcxlsj.com:绥江县| www.chuangxinyuanyi.com:阜宁县| www.dawidswierczek.com:佛冈县| www.dualbux.com:囊谦县| www.683521.com:岱山县| www.www-wwwcom.com:芦山县| www.diaosizz.com:临潭县| www.baidubocai.com:延边| www.gdgypvc.com:思茅市| www.boboschinesedeli.com:兰州市| www.borrevannet.net:遵化市| www.bmwholding.com:定兴县| www.kebumenkeren.com:平顺县| www.a3gteam.com:城固县| www.cp2260.com:中卫市| www.digitalcartonprinter.com:同仁县| www.cctvecoplus.com:宁陵县| www.childhoroscopes.com:临朐县| www.bieberlc.com:鹤岗市| www.shufanqie.com:绵竹市| www.steinblogger.com:宜兴市| www.itmightbefun.com:萝北县| www.mfhmn.com:汕头市| www.ps3usbjailbreak.com:大名县| www.all-best-slots.com:高唐县| www.tang-mart.com:平武县| www.thisisbookshelf.com:赣榆县| www.troop199fishers.com:铜鼓县| www.oubok.com:洪洞县| www.whatssparkling.com:SHOW| www.xajsmy.com:安康市| www.emedicalweb.com:罗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