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brgvb"></tt>
<cite id="brgvb"></cite>
      1. 農民文學網 > 我只想做個安靜的貌美男子[快穿] > 第88章 nbsp; 他們這一段五百多年的旅程,到……

        第88章 nbsp; 他們這一段五百多年的旅程,到……

                088

                不論彈幕上如何刷問號,  問題都繼續了下去,許音和言時修兩人斂神關注,其他幾個人都一臉恍惚。

                第二個問題是:“現場有喜歡到想親一口的人嗎,  有討厭到想揍一拳的人嗎?”

                彈幕:

                “今天是中二之神的受難日吧???”

                “你們看他的表情笑死了hhhhh”

                “跟吃了一頓屎一樣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二之神黑著臉回答:“沒喜歡的,想揍的有,  他們三個我都想揍!”他不客氣地指著霜城許音和言時修。

                系統顯示出綠『色』圓圈。

                哦豁,  已經相當破罐子破摔了。

                霜城也冷冷道:“沒喜歡的,想揍的有,就這貨。”綠『色』圓圈。

                中二之神跳腳:“什么叫這貨?!”

                阿蓮:“……沒喜歡的,  沒想揍的。”綠『色』圓圈。

                許音:“喜歡我男朋友,沒有想揍的。”綠『色』圓圈。

                言時修:“喜歡音音,沒有想揍的。”綠『色』圓圈。

                彈幕:

                “yin和花神畫風總是那么粉粉嫩嫩。”

                “感覺中二之神和霜城那邊已經可以打起來了?”

                “還玩什么副本,  我要看霜城暴揍中二之神!”

                “臣附議!!”

                第三個問題是:“請描述你最喜歡的那位偶像。”

                這個問題很簡單,  當然霜城和中二之神是沒什么心情回答了,  兩個人都說“沒有偶像”,  阿蓮老老實實描述了一位外國偶像。

                輪到許音時,許音看了言時修一眼,笑意變深。

                彈幕:“yin是不是要說自己的偶像是花神了!是不是是不是!!”

                “就是,  戀愛對象也可以是自己的偶像嘛!”

                “讓狗糧來得更猛烈些吧!!”

                卻沒想到許音開口時,說的是:“……我的偶像是言時修。”

                言時修抿唇笑了起來。

                彈幕卻是集體一愣,大家都沒想到許音還真老老實實回答了一個明星。

                接下來,  許音嗓音溫軟地緩緩道來:“他很英俊,  很帥氣,也很有才華。他的『性』格沒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冷淡,反而有點可愛,也很溫柔……”

                許音依稀記得老攻最開始想瞞著自己的身份和他接觸。

                當時許音就在猜,老攻是不是想聽他再多說說他“為什么喜歡言時修”。

                許音本來挺想滿足老攻的愿望的,  只是沒想到后來那么快就發現了老攻身上的秘密……既然如此,那不如趁此機會把這個遺憾給彌補了。

                于是許音笑瞇瞇的,說得特別詳細,那邊其他三個人本來各自心底想著事情,結果等啊等啊,許音竟然還沒說完,于是全都茫然地抬頭看了過去。

                彈幕也很茫然。

                “當著自己男朋友的面這么夸一個男人真的好嗎yin!!”

                “花神不會吃醋嗎?”

                “額,yin這么喜歡言時修的嘛,沒想到……”

                “花神會不會生氣……”

                然而事實是注視著許音的男人目光炯炯有神,許音越說,他便越光彩熠熠。

                彈幕眾人實屬看不懂這個男人這算什么反應,直到許音說完,客廳里開始撒花……

                彈幕:“…………”

                中二之神&霜城&阿蓮:“…………”

                這個男人他又撒花了他又撒花了!

                他男朋友明明在夸另一個男人,可他竟然撒花撒得那么開心!!

                花神你腦袋沒事吧?!

                男人腦袋有沒有事大家不知道,大家只看到接下來這個男人還湊了過去,當著眾人的面親了許音的唇角一口。

                彈幕:哎呦臥槽!

                中二之神的嘴角都抽搐了下:“花神你沒事吧?”

                言時修瞥了他一眼,沒說話,客廳里的花還在不停地撒,不停地撒。

                中二之神:“…………”

                許音拍拍言時修的手背,淡定道:“好了,別撒了。”

                男人才低低笑著“嗯”了聲。

                撒花停止。

                眾人:“…………”

                天啊他們看不懂這對情侶了!!

                不論如何,這輪提問只有許音和言時修答錯,所以只能他們倆上了。

                兩束光照在他們身上,同時書房和衛生間的門亮了起來。

                在這兩間房間里,他們很有可能會遇到陽陽,而陽陽很可能也是只鬼,會攻擊人。

                權看許音和言時修哪個去書房,哪個去衛生間。

                這理應是比較讓人緊張的一幕。

                ……偏偏大家都深知這兩人的戰斗力,這兩個人可都是暴力通關的風格啊!

                天哪,不知道陽陽接下來會碰到他們倆中的哪一個,雖然碰到哪一個可能都會很慘!

                愿上天保佑陽陽!

                許音隨便選擇了下:“那就我去衛生間你去書房吧。”

                言時修一切聽許音的:“好。”

                兩人便各自往房間里走去。

                出了客廳那道屏障之外,許音便發現視野中的彈幕消失了,這是這類游戲副本的慣有規則——觀眾們是看不到他們的探索過程的,這也是為了防止玩家們忽略的細節被彈幕里細心的觀眾提醒,游戲從五人副本變成無數網友的共同副本。

                衛生間在右側走廊的最深處,許音在門口站定,轉過頭,和書房門口的言時修交換了一個眼神。

                隨后兩人全都回頭,一個旋轉把手,推開門,另一個緩緩拉開移門。

                衛生間里燈光明亮。

                空間很小,門邊上便是一個馬桶,緊挨著的便是一道玻璃門,里頭是淋浴間,一切一覽無遺。

                淋浴間的花灑下頭,縮著一只黑乎乎的鬼。

                這只鬼瑟瑟發抖。

                *

                兩分鐘的最少探索時間已經過去,客廳里氣氛很僵硬,沒人說話。

                許音是最先出來的。

                他的姿態很悠閑,出來之后還在玄關正對著的一面墻壁前停留了下。

                墻壁上錯落鑲嵌著幾個壁龕,壁龕里有的放著裝飾品,有的放著酒,還有一格里放著一個相框。

                許音瞧了瞧,把相框里的照片拿了出來。

                中二之神忍不住開口:“怎么回事,你沒碰到陽陽啊?”

                “沒有,”許音一邊打量著照片的正反面,一邊駐足,直到書房的門開了,他才笑了笑,和言時修一起回到了客廳里,道,“但是我碰到了媽媽。”

                幾人一愣:“女主人?”

                “對,是鬼的形態,但是仔細看能看出五官,就跟巧克力人一樣。”

                許音將剛才從相框里拿出來的一家三口照片放在了桌子中央,點了點其中那個一臉溫婉笑容的女人。

                巧克力人……

                大家顯然都對許音的形容有點接受無能。

                霜城疑『惑』道:“媽媽應該也是被吃掉了吧,被吃掉后的都會變成鬼?”

                阿蓮遲疑道:“但是最開始小區里那些被吃掉的人和寵物也沒變成鬼啊,就是直接失蹤了。”

                中二之神不耐道:“那不就是那個陽陽想讓誰變成鬼就讓誰變成鬼?這些線索都沒有意義啊,我們只要找到陽陽就可以了!”

                其他幾人看他一眼,這次連阿蓮都欲言又止了。

                正是因為線索很多,所以大家對他們方才推理出來的結論還存著非常大的疑問。

                只要找到陽陽就可以了嗎?

                那樣的話這個副本是不是過于簡單了?

                那些線索想要將他們指向什么方向呢?

                ——不可能會存在一個簡單的副本中安置了一大堆無意義線索的情況啊!

                中二之神感受到他們的目光,抿了抿唇,兇神惡煞道:“干什么?看什么看?”

                “你很煩躁嗎?”許音突然問。

                中二之神一僵。

                許音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他身上轉了圈。

                聽了許音的話,大家都跟著狐疑了起來。

                中二之神僵硬道:“我只是在算時間!這是比賽,只有第一名才有獎金能拿你們別忘了!”

                阿蓮小聲道:“哥,這我們大家都知道啊……”

                她還想說點什么,不過想了想還是閉嘴了。

                ……她的腦海中到現在還回想著剛才霜城形容“前任”時的那些描述……

                嗯……

                面對著他們狐疑的目光,中二之神張了張嘴,最后煩躁道:“行了行了,不要浪費時間,愛說啥說啥,快點!”

                言時修最后看他一眼,將剛才他在書房中的收獲放到了桌面上。

                他沒有碰到任何一只鬼,只發現了這本書。

                書名是《生物的奧秘》,里頭第一頁簽了個名字,龍飛鳳舞,名字是張念念。

                這看起來似乎是女『性』的名字,會是媽媽的書嗎?

                ——事實證明應該是這樣沒錯。

                言時修大手一翻,直接翻到了中間某一頁,這一頁里夾著一張照片,和一張診療單。

                照片和許音從壁龕里找到的那張全家福不同,里頭只有女主人和陽陽兩個人。

                大家一開始還沒看出什么名堂來,隨后就見言時修將照片翻到了背面——

                背面上用黑『色』水筆寫著兩行字。

                從墨『色』深淺度來看,兩行字似乎是于不同時間點寫下的。

                第一行字是:“20xx年x月x日。”

                這顯然是照片拍攝的日期,而對比剛才女主人日記中的那些日期,這張照片拍攝于兩年前……

                兩年前女主人就已經開始接觸陽陽,兩年后她和她丈夫才把陽陽帶回家?

                幾人都有些疑『惑』。

                等到看到下一行字,他們就更加疑『惑』了。

                那一行字寫著:“你是誰?你在哪里?我會找到你的。”

                霜城他們都皺起了眉頭,沉『吟』著。

                言時修道:“你們再看診療單。”

                一看診療單,大家又是一愣。

                單子的打印時間也是兩年前,但是比照片的時間晚了幾天。

                診療單上寫的內容是,女主人因車禍導致了骨折、失憶……

                也就是說,兩年前的某一天,女主人和陽陽拍下了一張照片,三天后,女主人便發生了車禍,失憶。

                照片背面的第二行字,大概是源于她發現了自己身上有張她和陽陽的照片。

                她疑『惑』于這個孩子是誰,便開始尋找他。

                這大概也是直到兩年后,她和她老公才終于把陽陽領養回家的原因。

                彈幕:

                “啊這,原來這個副本還有這個多線索的嗎……”

                “女主人身上也有什么怪怪的地方?”

                “所以兩年前女主人為什么會和陽陽拍下那張照片呢?”

                “剛才yin和女主人在衛生間里發生了什么?”

                線索集中到了女主人的身上,大家看向了許音。

                霜城也問出了彈幕上大家的困『惑』:“yin,你剛才碰到女主人,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許音手托著下巴,屈指輕敲桌面兩下,突然抬眸,看向阿蓮,問道:“你們剛才碰到爸爸的時候,他攻擊你們了?”

                不等中二之神說話,阿蓮立刻道:“對啊,我拉開衣柜他就直接朝我撲過來了,特別兇!”

                許音瞇起眼來。

                他說道:“我碰到的女主人鬼,沒有一丁點的攻擊『性』。”

                大家愣了下。

                “她就一直縮在花灑下面,看到我很害怕。我試著和她交流,她也不會說話,所以得不到其他更多的信息。”

                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許音又看向了生物書翻開的那一頁。

                那一頁剛好講的是細胞分裂。

                許音和言時修交換了下眼神,指了指這部分知識內容,道:“鬼的形成方式,副本給的線索已經很明確了,就是分裂。那么爸爸鬼很可能就是陽陽吃掉爸爸后分裂出來的。媽媽鬼很可能是爸爸吃掉媽媽后分裂出來的。”

                “問題只在于,如果小區里的那些人和動物都是陽陽吃的,那為什么直到吃掉了爸爸,陽陽才出現了分裂。”

                “還有就是,同樣是鬼,為什么爸爸和媽媽的攻擊『性』差這么多?”

                這些問題,恐怕就要進一步的線索才能明確了。

                目前為止,他們的目標還是找到陽陽,而未探索的房間只剩下了一個。

                許音沉穩道:“那么我們開始第三輪真心話吧。”

                一到真心話環節,中二之神的臉又拉了下來。

                彈幕:

                “哈哈哈哈中二之神準備好迎接疾風驟雨吧!”

                “最喜歡的環節又來了!”

                “來吧來吧來吧,等著吃瓜嘿嘿嘿!”

                “現在開啟第三輪真心話題目。”

                第一個問題是:“最長的一段戀愛談了多久?”

                又是戀愛題。

                中二之神一臉想吐的表情,懨懨道:“五年!”綠『色』圓圈。

                霜城垂眸:“五年。”綠『色』圓圈。

                彈幕繼續辱罵中二之神。

                阿蓮謹慎道:“兩、兩個月多三天的樣子……”

                彈幕:

                “這么謹慎的嗎?”

                “看出來很不想去廚房了。”

                “比起剛開始時那副表里表氣的樣子,現在可順眼多了。”

                輪到許音和言時修。

                許音『摸』了『摸』下巴,這次回答得很肯定:“五百三十二年。”綠『色』圓圈。

                其他三人:“…………”

                彈幕:“…………”

                “啊???”

                “綠『色』圓圈了??”

                “這就通過了??”

                “竟然能這么鎮定地說出這種答案,這到底是真的還是yin心理素質太好,我竟傻傻分不清楚……”

                “這到底是怎么算的,好好奇?”

                “花神不會也是五百三十二年吧……”

                言時修:“五百三十二年。”綠『色』圓圈。

                眾人再次:“…………”

                不是,你們兩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們到底是怎么如此鎮定地說出這個答案的!!

                許音和言時修對視一眼,笑了。

                算沒算對不知道,反正他們的心理素質肯定到了。

                當然,不論怎么算,總歸是五百多年……

                許音心里感嘆著,主動握住了言時修的手,內心溫熱。

                男人亦將他的手緊緊反攥住。

                大家一頭凌『亂』還要被硬塞一嘴狗糧,渾渾噩噩,而問題還要繼續。

                第二個問題是:“給戀人送過的最珍貴的禮物是什么?”

                許音:“我先來吧。”

                話音落地,客廳里撒了一場花。

                眾人:“???”

                啊?

                許音的頭頂上亮起綠『色』圓圈,他笑瞇瞇起來。

                言時修沉穩道:“我第二個。”

                話音落地,客廳里再次撒下一場花。

                許音輕笑出聲。

                眾人:“…………”

                你們是撒花夫夫嗎???

                中二之神諷刺道:“就這?送過最珍貴的禮物就是這個?”

                霜城面無表情道:“是個人都知道花神之前一天之內給yin送了四艘航空母艦,只是對他們來說,最貴的不等同于最珍貴而已。”

                彈幕上眾人一聽,是這個道理啊!

                四百萬還不夠昂貴嗎?可人家覺得這小粉花更“珍貴”啊!

                再結合花神的這個昵稱,他動不動就喜歡撒花的習慣,指不定這是兩人之間什么甜蜜的小秘密!

                ……這么一想,頓時覺得狗糧更香了。

                對于霜城的解釋,許音笑而不語,男人則是一臉的幸福,答案昭然若揭,顯然正如霜城所說。

                彈幕頓時諷刺起了中二之神:“老這么盯著別人干什么?你送過的最珍貴的禮物又是什么?”

                中二之神眼神一飄,明顯看到了這條彈幕,緊接著他的頭頂上亮起了紅『色』叉叉。

                “……”中二之神跳起來暴怒,“我還什么都沒說呢!!!”

                彈幕:

                “你的心已經給出了答案。”

                “你的心已經開始虛了。”

                “你的心好誠實哦。”

                “虛成這樣,恐怕沒送過什么好東西吧?”

                中二之神氣道:“我怎么沒送過了,我送過、我送過名牌表!”

                紅『色』叉叉亮起,中二之神一僵。

                霜城冷漠道:“表是你媽用了十年用膩了想丟的。”

                許音:哇哦。

                言時修瞟瞟中二之神。

                阿蓮臉『色』微變。

                中二之神不服氣,攥緊了拳頭,咬牙道:“我、我還送過鉆戒!”

                紅『色』叉叉。

                霜城冷漠道:“x寶上一百多塊錢的碎鉆銀戒。”

                許音:哇哦。

                言時修瞟瞟中二之神。

                阿蓮的臉『色』已經很微妙。

                中二之神鐵青著臉道:“我還帶你去吃過西餐……”

                紅『色』叉叉。

                霜城冷漠道:“是你朋友爸爸開的店,你不打招呼就帶我去吃了一頓,完了還不想付錢,跟你朋友說要你的錢不夠兄弟,然后你兄弟不得以給你免單了,最后還是我付的錢。”

                中二之神忍無可忍,直接伸手想去揪霜城的衣領:“你從哪里看出來他不愿意了?!而且誰要你付那頓錢的?明明就不用付!”

                霜城一只手直接糊住了中二之神的臉:“他笑都笑不出來了,是個瞎子才會看不見,你是乞丐嗎,吃頓飯都要別人施舍?”

                阿蓮青著臉站起來,遠離了中二之神,走到另一個位置上重新坐下。

                彈幕:

                “好摳啊。”

                “我記得他一直在立富二代翩翩公子人設啊,結果就這?”

                “吃相太難看了吧?”

                “不是,霜城你怎么忍他五年的,你是在扶貧嗎???”

                “霜城你為了什么啊!”

                中二之神大吼一聲就想從餐桌上撲過去打架,結果被霜城直接按餐桌上暴揍一頓,其過程無比血腥,反正僅僅一分鐘過后,中二之神就如同一條死魚般躺在了那里,動也不動了。

                揍完了,霜城也深呼吸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

                沉默片刻,她淡淡道:“我送過最珍貴的禮物,是『奶』『奶』還在世的時候,送給我的一支鋼筆。”

                彈幕:

                “艸,霜城你看起來挺聰明的,當初到底怎么會……”

                “以后談戀愛真的要擦亮眼睛啊……”

                “心疼。”

                許音目光一轉,看向趴在餐桌上死氣沉沉的中二之神,忽然溫聲問了句:“中二之神,你是男人嗎?”

                中二之神抽搐了下,猛地撐起身體不敢置信道:“你侮辱得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許音笑瞇瞇:“是男人的話,等這場游戲結束,把該還的都還回去吧。”

                中二之神一僵。

                霜城漠然地坐在那里,阿蓮低著頭,氣氛有些滯澀。

                而彈幕上開始刷“對啊,把禮物還回去”“是男人就還回去”“不會是早丟掉了吧”“要點自尊吧”。

                中二之神的臉慢慢漲紅了。

                他咬牙切齒道:“會還回去的!”

                他坐了下來,悶悶道:“下了這個副本就寄過去。”

                ……

                氣氛有點尷尬,片刻后,阿蓮把自己的答案說了,這個問題總算結束。

                第三個問題是:“對于所愛之人,不論貧窮還是富有,都會繼續愛下去嗎?”

                這個問題,簡直像是婚禮上的誓言一般。

                這一瞬間,許音甚至想起了之前的幾個世界,他和男人結婚時的場景。

                他笑了起來,轉過頭,注視著言時修,溫柔道:“是。”

                干脆,果斷。

                他的頭頂上亮起了綠『色』圓圈。

                言時修亦注視著他,輕笑著,低聲道:“是。”綠『色』圓圈。

                阿蓮、中二之神和霜城都沉默著。

                大概也是知道自己的人設已經崩了個徹底,幾秒后,中二之神低聲嘀咕了句:“不是。”

                這次他倒是誠實,綠『色』圓圈亮起。

                阿蓮低著頭,小聲道:“……不是。”

                也很誠實,是綠『色』圓圈。

                而霜城久久地沉默著。

                許音和言時修看向她。

                她動了動唇,道:“……不是。”

                紅『色』叉叉亮起。

                阿蓮和中二之神都楞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么回答。

                其實就連霜城的臉上也很茫然。

                許音想了想,道:“霜城,你不相信有真正的愛情了嗎?”

                這個問題問起來肉麻,但似乎也確實困擾著霜城。

                維持了五年的感情,說崩塌就崩塌,還是以一種如此難看的方式崩塌,會有所茫然是正常的。

                但是……

                許音溫聲道:“因為一個渣男就懷疑人生,不值得。”

                霜城:“……”

                中二之神:“……”

                彈幕:

                “……本來還有些心疼霜城,聽yin這么一說笑噴了!”

                “yin說的對啊!”

                “不要因為一個渣男就懷疑愛情,他不配。”

                “你看看yin和花神,這不是神仙愛情嗎?”

                霜城無言過后,又有些哭笑不得。

                仔細品了品許音這句話,她不由得點點頭,道:“你說得對,他不配。”

                中二之神:“…………”

                不行,他能不能申請再戰……

                霜城的眼神堅定了起來:“以后擦亮眼睛,看清楚男人,渣男來一個我就揍飛一個。”

                中二之神:“…………”

                不不不,他不戰了謝謝!

                氣氛短暫地沉重過后,再次輕松起來。

                霜城一時來了勁,甚至跟許音叨叨起了以前有多少細節她沒發現,一項項一點點,悔恨無比,說得中二之神幾乎要原地爆炸。

                他拍桌而起,青筋爆出:“你們夠了沒有?!”

                登時兩束光照在了他和霜城的身上,同時兩扇門也亮了起來。

                一扇門是僅剩的還未被探索過的廚房的門,另一扇是……是陽陽房間的門!

                陽陽房間的門再次亮起了!

                阿蓮捂住嘴驚呼一聲。

                ——陽陽房間里有爸爸鬼,廚房里不出意料的話有陽陽!

                兩個房間里都有鬼,這次中二之神和霜城一個都逃不掉!

                不等霜城和中二之神開口,許音道:“霜城,我建議你去陽陽的房間里。”

                霜城愣了下。

                “陽陽的房間上一次并沒有探索完成,你去靠譜一點。”

                中二之神立刻反駁道:“為什么?我上次是被鬼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沒反應過來才會直接逃出來的!現在知道里頭有只鬼了,有了心理準備,我也沒那么怕了啊!更何況之前我已經探索了一半了,對那個房間我比霜城熟悉!”

                言時修忽然瞇起眼,開口道:“你在緊張什么?”

                中二之神一懵,『色』厲內荏道:“我哪里緊張了?!”

                阿蓮往角落里縮著,戰戰兢兢道:“你、你就是很緊張啊……讓霜城姐姐去陽陽房間又不會怎么樣……”

                都“霜城姐姐”了!

                彈幕里一片噴笑,中二之神表情扭曲!

                他還欲再說,霜城直接一個轉身,飛快跑去開了陽陽房間,溜進去后“砰”一聲甩上了門!

                中二之神:“????”

                他氣到要跳腳了!!

                許音閑閑道:“廚房,請快去吧。”

                中二之神恨恨地盯了陽陽房間的門片刻,握了握拳,一臉不安地朝著廚房走去。

                走進去之前,許音還在他背后說了句:“遇到陽陽的話,請抓回來。”

                中二之神猛地轉身,一副忍無可忍想罵人的樣子。

                阿蓮弱弱道:“你不會連陽陽都抓不住吧?”

                中二之神:“你還是不是我的粉絲了!說好的航空母艦呢?!”

                阿蓮趕緊倒一杯水猛灌一口,仿佛什么都沒聽見。

                中二之神:氣死他啦!!

                他打開門,進去,重重關上!

                *

                兩分鐘后,中二之神陰沉沉地抓出來了一只小鬼,真如許音所說,簡直跟巧克力人一樣,通體全黑,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五官,正是陽陽無疑。

                中二之神把陽陽丟到了地上,一臉的煞氣:“喏,給你們!”

                阿蓮驚叫一聲,害怕地縮到了許音身邊,被言時修警惕的目光來來回回掃著。

                言時修板起臉,把許音摟到自己身邊。

                陽陽摔到地上后,一點都不敢吭聲,縮到了墻角里瑟瑟發抖。

                看見他的狀態,許音和言時修對視一眼。

                同時,霜城也從陽陽房間里走了出來。

                她一出來,中二之神就緊盯了過去。

                霜城毫發無傷,手頭上還拿著一本厚厚的本子。

                本子的封面粉粉嫩嫩的,阿蓮脫口而出道:“手賬本?”

                霜城看了眼角落里的陽陽,將手賬本甩在了餐桌上:“是陽陽做的殺人日記。”

                殺人日記?

                阿蓮臉『色』慘白。

                霜城跟著坐了下來,先說道:“爸爸還在房間里,不過沒有任何攻擊『性』,就躲在衣柜里,沒有出來過。”

                聞言,中二之神表情有些僵硬,整個人都很緊張。

                阿蓮不可思議:“不可能,剛才我們進去的時候,他可是一下子就撲出來了,超級兇的!”

                “你們看看這個手賬本里的內容,也許能有一點線索。”霜城道。

                于是他們將目光集中到了手賬本上,只有中二之神一個人眼神飄忽,臉『色』古怪。

                言時修和許音瞥了他一眼,不動聲『色』。

                霜城將手賬本翻開,道:“你們看,整個手賬本分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日記,全都寫了哪些天吃了什么人或者什么動物,這應該是陽陽對自己的記錄,因為后面就寫到了小區里失蹤過的那些人,但是最前面的部分記錄下來的那些人和動物,都是媽媽的日記里沒有提到過的。”

                阿蓮仔細一看,蒼白著臉道:“那些都是陽陽在孤兒院期間吃掉的嗎?”

                “很可能,”霜城道,“你看,他在這里寫了,‘今天吃的是院里大家最喜歡的那只橘貓,對不起,胖胖,真的對不起,我沒忍住,我實在太餓了’。”

                顯而易見,陽陽從孤兒院期間就開始吃人或者動物了,只是那個時候他吃動物比較多,再加上間隔期比較長,所以暫時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第二部分,”霜城蹙眉道,“你們看,都是剪下來的報紙,而且新聞內容也都是三四年前的,都是失蹤案,或者尋寵啟示。”

                然而這些區域分布很散。

                必須說明的是,手賬本里屬于陽陽的第一部分是從兩年前開始的,時間點似乎也就是女主人和陽陽拍下兩年前那張合照的之后,且他吃掉的動物或人,都生活在孤兒院的周邊。

                第二部分里新聞中那些事件發生地點不僅分散,且離孤兒院都很遠,看起來似乎并不是陽陽做下的。

                “第三部分,顯然是爸爸變成鬼之后吃掉的動物的記錄,陽陽寫著‘爸爸暫時沒辦法出去吃人了,我們兩個只能捉一些小鳥來先給爸爸墊一下肚子,至少要等到警察都離開……’”霜城念道。

                “啊,好『亂』,”阿蓮抱住了腦袋,“等等,那第二部分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部分是陽陽自己的記錄,第三部分是爸爸的記錄,那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是媽媽的記錄。”許音看著手賬本,開口道。

                阿蓮楞了一下。

                許音沉『吟』幾秒,試著梳理了一下:“三四年前,這個城市里各個角落就已經開始發生類似的事件,人或動物被吃掉了,但人們以為他們只是失蹤了。兩年前,女主人和陽陽拍下了那張照片,隨后女主人發生車禍,失憶,開始尋找陽陽,與此同時,孤兒院里的陽陽開始吃人或動物。兩年后的現在,女主人找到了陽陽,將陽陽帶回了家,而陽陽吃掉了爸爸。”

                “然后爸爸吃掉了媽媽……”阿蓮下意識地接上。

                “不對。”言時修嗓音低沉地糾正。

                阿蓮再次懵住了。

                “媽媽沒有被爸爸吃掉,”許音感嘆道,“媽媽才是最開始的那只鬼啊。”

                彈幕:

                “等等,好像有點明白了……”

                “啊,線索好『亂』!”

                “yin說得再明白點可以嗎qaq”

                “媽媽失憶了,她不記得自己也是一只鬼,所以她對小區里發生的一切都很疑『惑』,所以她的日記才會呈現出那樣的內容。”許音道。

                霜城有點明白過來了:“等等,媽媽吃掉的最后一個人是不是就是陽陽?”

                許音:“對。”

                霜城慢慢說道:“三四年前,媽媽開始吃人或動物,吃到陽陽的時候,她……大概算是吃飽了?積攢夠了能量?……所以分裂出了一個陽陽鬼。當然,我們現在看到的鬼都是黑乎乎的一個鬼影,但是顯然這些鬼在別人面前的時候,都是能夠變成最正常的模樣的,這也是失憶后的女主人最開始沒有辨認出丈夫已經被替換的原因。”

                這可以理解為游戲在這一層面上不想讓玩家浪費太多精力,所以最開始就把“鬼”的身份給簡單明了地用“黑影”的方式表現出來了。

                “分裂出陽陽鬼之后……”霜城頓了頓,道,“女主人公應該就沒有再繼續吃人了。”

                “對,至少副本沒有給出這樣的線索,代表的就是女主人的食欲在這個時候消失了。”許音點頭。

                “女主人大概那個時候就起了想要領養陽陽的念頭,所以才會拍下和陽陽的那張合照。她之所以想要領養陽陽是因為……她知道食欲已經轉移到了陽陽身上??”阿蓮喃喃道。

                霜城蹙眉,繼續分析:“陽陽開始吃人和動物,直到被女主人找到,帶回家。”

                “話說,新的鬼被分裂出來之后,應該會保有一點被吃掉的人類的記憶吧?畢竟爸爸鬼被分裂出來之后,還能勉強在女主人身邊生活一段時間,”霜城道,“陽陽應該也是一樣,他最開始被分裂出來時,應該也隱約有一點記憶,但他對自己的存在必定是感到疑『惑』的,所以才會開始調查,搜集到三四年前的那些新聞,那時候他肯定已經意識到媽媽有問題了。”

                當然,這些發現都是用來提供給玩家們充當線索的,對于陽陽來說,這些發現無法改變任何現實。

                “陽陽直到吃掉了爸爸,才終于吃飽,分裂出了一個爸爸鬼,食欲終止,也失去了攻擊『性』,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言時修淡淡說道。

                所有人再次看了瑟瑟發抖的陽陽一眼。

                “然后食欲又轉移到了爸爸的身上,但是爸爸在剛才第一輪探查的時候還有攻擊『性』,現在就已經沒了……”阿蓮說到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沒有了食欲,也就代表食欲已經被轉移了。

                而一只鬼只有吃飽之后,分裂出一個新的鬼,才能將食欲轉移……

                ——然而剛才她和中二之神進門前,爸爸鬼還是饑餓狀態,現在卻就已經飽了。

                在這個過程中,他吃了誰?

                ——等等,剛才離開陽陽的房間時,中二之神是后出來的那個……

                瞬間,雞皮疙瘩順著脊背爬了上來。

                阿蓮悚然一驚,尖利地叫喊一聲就猛地站了起來想要逃離餐桌。

                下一秒,在整個討論過程中都沒有發言的中二之神忽然暴起撲向最近的許音!

                他的臉『色』青黑,嘴中『露』出了獠牙,臉上布滿了青筋,這副可怖的模樣讓彈幕里都刷出了一片“臥槽”!

                許音和言時修早有準備,許音一腳踢中中二之神的下巴,將他整個人踢翻了過去,言時修將許音拉到身后,直接將中二之神踹飛到了地面上!

                中二之神悶哼著要爬起來,與此同時,他的全身都在一點點地黑下去,變成了黑巧克力『色』。

                彈幕:

                “草草草草他黑了他黑了他黑了!”

                “他在第一輪的時候就被爸爸鬼吃掉了!爸爸鬼分裂出了他,才終止了食欲,失去了攻擊『性』!”

                “靠,原來他猥瑣潛伏了那么久!!”

                霜城直接一腳踩在了中二之神的臉上,不可思議道:“第一輪就被gan翻了?你的戰斗力也太垃圾了吧?”

                中二之神嘴里發出一些無意義的怒吼,他拼命掙扎著,那雙憤怒的眼睛顯示著他神志清醒地聽到了霜城說的話,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大概到了這一步也已經徹底被系統接管了身體控制權——

                此時此刻回憶起整個過程,一切的端倪都變得合理了起來。

                中二之神在第一輪從陽陽的房間里出來之后,表現就有些微妙。

                后來他一直很焦躁,發現陽陽的房門再次亮起時,更是直接慌了神。

                其實他去廚房之后要是沒把陽陽抓回來,那么也許他還能短暫地打『亂』一下大家的思路,偏偏他乖乖把陽陽給抓回來了。

                ——這大概也是因為他意識到房間的門是可以重復亮起的,一旦廚房門再次亮起,換其他人進去,那么他的謊言很容易就會被拆穿,一切還是會完蛋。

                當然,不論如何,現在他已經完蛋了。

                也虧他忍到現在——而且大概因為他是玩家,系統并沒有把他設定成新鬼剛誕生時那種怪異的樣子,還是給他保留了神智和說話的權利,讓他能參與交流、回答真心話問題,不然這游戲也玩不下去了吧。

                “現在到底要怎么樣啊?”阿蓮尖叫。

                許音有條不紊:“媽媽分裂出陽陽,陽陽分裂出爸爸,他們其實都是同一只鬼,只是母體跟分裂體的區別。如果真要追溯的話,真正的‘陽陽’根本追溯不到,可能要一直追溯到幾百年前,幾千年前——”

                言時修緩緩道:“但是系統如果真的要我們找出一只‘陽陽’,那它想讓我們找的很可能就是目前具有攻擊『性』的那一只‘陽陽’,也就是最新的分裂體。”

                阿蓮:“那不就是中二之神?!”

                空氣中這時跳出了一行字幕。

                “同樣的慘劇不能再發生下去,請你們找到陽陽,殺了他,終止一切。”

                登時四雙目光齊刷刷聚集在了中二之神身上。

                此時無法控制自己身體,只能發出無意義怒吼的陳煜一僵。

                霜城擰動了下手腕:“那這一題我會。”

                阿蓮趕緊跑過來:“我……我也可以,我們快點把這個副本結束掉吧嗚嗚嗚!”

                許音活動了下肩膀:“這很簡單。”

                言時修捋起袖子:“嗯。”

                陳煜:“…………”

                四個人齊齊蹲下身去,下一秒——

                陳煜:“嗚嗚嗚嗷嗷嗷嗷!!!!”

                字幕從空氣里浮現出來。

                “恭喜你們通關!”

                “你們是通關此副本的第1批玩家!”

                *

                晚上七點半,“恐怖連環”論壇又瘋狂了,各個帖子里的回復都在飛速增加。

                “你們看了剛才yin他們那一組的直播了嗎??臥槽沒想到結局竟然會是這樣!”

                “中二之神被群毆了!他真的被群毆了,連他那個金主小粉絲都毆打他了哈哈哈!”

                “誰來整理一下這次真心話爆出了多少瓜?”

                “多少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中二之神要是再有臉皮混下去那我算他狠!”

                “yin和花神都好聰明哦,武力值又強,智商又高,嚶嚶嚶慕了慕了!”

                “這個副本真的很搞笑,霜城、中二之神、阿蓮在那邊狗血修羅場,yin和花神就在那邊恩恩愛愛,太好笑了哈哈哈!”

                “我感覺中二之神已經失去阿蓮這個超級大金主了……”

                “我靠,短短半小時之內,中二之神掉粉五十萬有人注意到了嗎?!”

                大學宿舍中,陳煜摘了頭盔就扔到了地上,暴怒地拿腳去踩,把室友們都嚇了跳。

                室友們震驚地看著他氣到失智的模樣,斟酌道:“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們打120?”

                陳煜都要氣哭了:“打個屁!老子完了,讓老子死了算了!!”

                遙遠城市中,霜城摘了頭盔,走到窗邊,深呼吸一口氣,感覺神清氣爽。

                另一座城市,阿蓮摘掉頭盔,顫顫悠悠地拿起手機,把對中二之神的關注給取消了。

                恰在此時,她媽急急開門進來,把她嚇了跳!

                她媽媽怒道:“蓮蓮,我剛查到我的x行卡被轉走了十萬,這是你轉的嗎?!你又干這種事?你是不是又去打賞什么網絡主播了?!”

                阿蓮瑟縮了下,隨后哇哇大哭:“媽媽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干這種事情了,那個主播……他、他好挫啊,又丑,又摳,又慫嗚嗚嗚嗚!”

                她媽媽還有心思聽她嫌棄網絡男主播?!

                她媽媽走過來就揪著她的耳朵厲聲道:“你才幾歲?!你才小學六年級,怎么滿腦子都是這些?!以前是跟班里男同學談戀愛,現在是打賞男主播,還偷偷轉我的錢?你知道這是什么嗎?這是偷,是小偷才會干的事!跟你說了你也不改……你別哭了,你有什么好哭的??我看今天必須要打你一頓讓你漲漲記『性』才行了!!”

                小女孩臉都被嚇白了,哭得簡直像是慘叫:“不要啊媽媽!嗚嗚嗚嗚!爸爸救命!”

                而酒店中……

                齊齊摘下頭盔之后,許音站起來活動了下肩頸。

                深呼吸一口氣之后,他轉過身,將手勾在了言時修的脖子上,輕笑道:“外快賺到手了。”

                整個過程不算艱難,最后結局也挺痛快。

                這趟活動參加得挺值。

                “嗯,”言時修揚著唇角,摟住了許音的腰,頓了頓,低聲道,“音音,已經五百多年了。”

                在進入游戲之前,他們都沒想到會面對這樣的問題。

                此時此刻,許音閉上眼,回憶了下過往,輕聲嘆息道:“是啊……”

                須臾。

                他睜開眼,捏了捏言時修的臉,勾唇道:“老妖怪。”

                言時修思索一秒,認真道:“你是小妖精。”

                許音:“…………”

                言時修輕笑出聲。

                許音沒想到這個總是一本正經的男人會突然逗他,被堵到沒話說,無言又好笑地看著他。

                言時修注視著許音,目光溫柔:“等到我們記憶恢復,回到了現實中,這五百年的時間還會繼續延續下去嗎?”

                “當然,小18不會跟我玩回到現世就失憶這一套,”許音瞇起眼,走上前,坐在了言時修的大腿上,湊過去yao上了男人的唇,嗓音低啞,“我倒要看看,我最開始是在哪里招惹上你這根木頭的。”

                他們這一段五百多年的旅程,到底又開始于何處。

          http://www.wkdlc.com/0_502/29235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wkdlc.com。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nonmin.net
        多彩网 www.catchyenough.com:侯马市| www.camiladrozd.com:米林县| www.phone-winn4.com:上虞市| www.ofnail.com:辽源市| www.arcadaproductions.com:余干县| www.aidu49.com:台北市| www.redstaterebels.org:尼勒克县| www.hongliansy.com:道真| www.w-wha.org:喜德县| www.baidu48.com:抚松县| www.aloeveramedicine.com:沙雅县| www.brqxbjgs.com:饶河县| www.thewavesmalta.com:巴中市| www.99jsdc.com:定兴县| www.cinematocinema.com:佛山市| www.yourgamename.com:永昌县| www.kaihongmtc.com:桐城市|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礼泉县| www.yongtaikym.com:南投市| www.lowlf.com:岫岩| www.lbbxb.com:惠东县| www.jinanyisheng.com:沙坪坝区| www.appliancechina.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0086ssw.com:麟游县| www.zjlcbj.com:靖远县| www.thevirginiainformer.com:孙吴县| www.820048.com:墨竹工卡县| www.ddplw.cn:井研县| www.kidizzle.com:桦川县| www.valentinesday-poems.com:龙游县| www.earncurve.com:易门县| www.yzasiaexpo.com:固原市| www.d0ob.com:介休市| www.hobigoods.com:兴安县| www.ship-worldwide.com:德清县| www.animerica-extra.com:无棣县| www.sap-rope.com:威远县| www.chinaaluminumcircle.com:苗栗县| www.scybsq.com:石柱| www.tuestate.com:湟源县| www.dickalerts.com:柯坪县| www.whatssparkling.com:北票市| www.apartment-gdansk.com:巴彦县| www.hithazaramovie.com:建昌县| www.bostonsalist.com:长乐市| www.ds-mould.com:宁化县| www.dennisforhire.com:维西| www.cw399.com:龙州县| www.626190.com:阿拉善右旗| www.mhcoelho.com:巴塘县| www.pengdaclothing.com:花垣县| www.china-3f.com:曲阳县| www.lnwnk.com:沅陵县| www.fabkarts.com:英吉沙县| www.tagged-login.com:宁武县| www.doubletmortgage.com:龙州县| www.starsmadrid.com:牟定县| www.hsx-hsx.com:札达县| www.mytrendwatch.com:沂水县| www.zslicaixd.com:金川县| www.920suncity.com:青神县| www.hg43678.com:崇州市| www.boostbob.com:合川市| www.bljrsizuhs.com:上高县| www.tyaslab.com:平顺县| www.ly201.com:德江县| www.weikuweiku.com:晋宁县| www.zhongchentebao.com:定边县| www.btbjewelry.com:宜城市| www.accentata.com:侯马市| www.jsxysp.com:绥阳县| www.magazintelevizyonu.com:马龙县| www.trekbulls.com:巴彦淖尔市| www.felixcaneinc.com:棋牌| www.aasmg.com:科技| www.coachyn.com:长泰县| www.jl095.com:南木林县| www.bulkemailonline.com:滁州市| www.evbpower.com:连州市| www.xzzygg.com:乡宁县| www.pixiankong.com:大邑县| www.7654666.com:自贡市| www.manytronics.com:鹿邑县| www.hy2566.com:海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