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brgvb"></tt>
<cite id="brgvb"></cite>
      1. 農民文學網 > 小閻王他超慫 > 第149章 第150章果子

        第149章 第150章果子

                時樂茫然的看著陸安投過來的目光,  有點沒能解讀出來是什么意思。

                薄聞時倒是在一旁把事情給猜出了個八九不離十。

                “張嘴。”

                他淡定的又投喂了一口清淡滋補的排骨湯。

                飯后。

                白瑯吃撐,癱到了沙發上,說去消化一會兒。

                而司曄卻含笑著走近時樂,  并且,還遞了個紅包過來。

                “樂樂。”

                滿臉都寫著滿足的司曄,把紅包塞到時樂手上,  真心實意的感謝道:“真的十分謝謝你的禮物。時間倉促,  我只能給你準備個紅包當做謝禮,  要不然,我真想給你做個錦旗,送到你家里。”

                時樂:“???”

                大可不必!

                時樂狐疑的上下打量著司曄,只見司曄看上去神清氣爽,渾身都沒有半點不適。

                而幾步遠外的陸安,  扶腰站著,  表情都寫著幽怨。

                后知后覺的時樂:“……”

                完犢子。

                他的小『藥』丸好像送砸了啊!

                昨晚上被醬醬釀釀的,怎么不是司曄,而是他的安安啊。

                時樂一腦門的問號,  卻苦于沒法對著司曄問。

                等打發走了司曄,  時樂都顧不上拆紅包,  直接跑去把陸安給拉倒了一邊兒。

                “安安。”

                時樂壓低了聲音,問他道:“怎么回事,  你是被司曄給欺負了嗎?”

                被欺負了一整夜的陸安,看著跟他同款姿勢的時樂,也悟了。

                “樂樂,你是不是也被欺負了?”

                時樂更住。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顧無言,  時樂心里淚兩行。

                他對著陸安瞎吹的牛,現在,當場打臉。

                自覺臉都打的啪啪響的時樂,回到薄聞時身邊時,都沒忍住,氣呼呼的咬了口他的手背。

                薄聞時習慣他咬人了。

                小孩兒的牙根愛癢癢,時不時就要咬他一口。

                咬的不是太疼,薄聞時也向來不放在心上。

                別墅里來做客的鬼們,都被黑白無常給帶走了,目前,除了陸安,都是活人。

                “哎,不對。”

                時樂拍了拍腦門:“卡卡呢?”

                他昨晚把卡卡給放出來,讓他出來吃吃喝喝,跟大家玩玩兒。

                結果,他喝醉后,就被薄聞時給抱回了房間里,再然后,就到了現在。

                “卡卡!”

                別墅的范圍的不算太大,時樂直接扯著嗓門,打算把卡卡給叫回來。

                “別叫了,在我那兒。”

                白瑯伸了個懶腰,沖時樂勾勾手指頭,把他給叫了過去。

                “在我房間,樓上第二間房,柜子里,去找吧。”

                時樂聞言,轉身就往樓上跑。

                在白瑯入住的房間柜子里,時樂把卡卡給找了出來。

                卡卡窩在柜子里,睡的還挺香。

                “卡卡,卡卡。”

                時樂搖了搖他的肩膀,把他給叫醒:“你怎么在這里?大白鶴是不是欺負你了?”

                卡卡被搖醒,茫然的看著時樂。

                幾秒后。

                清醒過來的卡卡,搖搖頭:“沒有,大白鶴沒有欺負我。”

                他不知道大白鶴的名字,所以,也跟著時樂這樣叫。

                時樂把他給收回玉里,低頭跟他說話:“對不起呀,我昨天喝醉了,不是故意不管你的。”

                卡卡小小聲的回應道:“不怪哥哥,喝醉了就是要好好睡覺的。”

                是他沒能跑快點,跑回到哥哥的玉佩里。

                時樂哄了卡卡好一會兒,這才戴著玉佩下樓。

                “安安,那什么,我再給你放兩天假吧,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時樂臉紅紅的看著陸安,沖他說道。

                昨天都是自己送的禮物,害陸安被欺負了。

                他看陸安的狀態,還是在家多休息休息的好。

                “不,我不用放太久的假。”

                陸安拒絕的很堅定,他無視身旁某人灼熱的視線,攥著時樂的手,冷靜道:“我愛工作,我愛上班,我不用休息。”

                在家里休息太危險了。

                司曄昨晚的兇勁,把他給嚇到了。如果真待在家里不出門,他敢肯定,司曄會把時樂送來的小『藥』丸,全部都給用掉。

                到時候,他非得報廢!

                拒絕了休假的陸安,讓時樂很感動,感動到當場給加了工資。

                從司曄那邊回來,時樂路上又犯困,直接往薄聞時身上一歪,在他懷里又睡了過去。

                白瑯見他總這樣『迷』糊糊的,差點想伸手把他給捏醒。

                結果,薄聞時把他的手給拍開了。

                “自重。”

                薄聞時冷淡道:“他現在是我家的。”

                白瑯嗤笑一聲:“你家的,這話你敢在他爹面前說么?”

                只要他敢說,白瑯保證,他一定會受到一頓毒打。

                薄聞時沒搭理他。

                時樂一整天差不多都在修養著,睡了吃吃了睡。

                到晚上六點多。

                時樂終于睡飽了,他換好衣服,舒展舒展身子,還去了趟白街鋪子。

                白瑯這會兒就在鋪子里。

                進了鋪子,除了白瑯,還有范無救在等他。

                “大人,您派出去的那群鬼,把消息給審出來了。”

                時樂聽到這話,精神一震。

                范無救說的這些鬼,毫無疑問,就是他花錢請來,到周琳家里天天在他床頭蹦迪的那些。

                “周琳交代什么了?”

                范無救頓了下,一五一十的轉述道:“害死父母,弟弟,那個人就是周琳。”

                “她自稱是受到了蠱『惑』。由于卡卡幫他們家鎮著財運,所以,卡卡的父母平日里也總偏心著卡卡。”

                “周琳是個女兒,在家里又因為卡卡的原因,總被忽視。”

                “而他父母,不止把卡卡看的比她重,還打算再要孩子,要個正常的兒子。”

                “周琳的父親在這方面很傳統,堅信只有兒子才能給自己傳宗接代。”

                “眼看著父母備孕,周琳那陣子不小心被騙,欠了非常大的一筆錢,家里完全不給她錢,讓她補窟窿。”

                “種種原因之下,周琳恰好發現有人針對他們家,她順水推舟,直接跟對方合作。”

                時樂聽的沉默。

                他早就從周琳看到卡卡時的反應里,猜出來了異樣。

                可真相被問出來,時樂還是覺得心頭悶悶的。

                玉佩里的卡卡,也在努力聽著范無救說的那些話。

                他腦袋瓜不好使,聽了半天,只總結出來了——

                是姐姐殺了他。

                這個答案,他之前就猜到了。

                時樂抬手搓了搓臉:“范大哥,看看能不能搜集到確切的證據,讓她伏法吧。”

                她還活著,時樂沒法讓她這時候下地獄,來贖身上的罪孽。

                但人間還有律法。

                范無救點點頭,又補充道:“跟她合謀的人,她說她不知道對方是誰,對方很神秘,沒有『露』過臉。”

                時樂眉頭皺了皺:“沒關系,剩下的人的就交給警察。”

                這樣的案子,警察受理后,不用說,肯定還要再審。

                范無救領了吩咐離開,鋪子里頓時只剩下了白瑯跟時樂。

                時樂看看白瑯:“我爹爹呢?”

                他知道的,他爹最近都跟白瑯在一塊兒,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白瑯給自己倒著茶,慢聲道:“你爹在忙。”

                “忙什么?”

                “不知道。”

                時樂:“?”

                這么敷衍的嗎?!

                白瑯用實際行動告訴他,他就是這么敷衍。

                兩個人目光對視了幾秒,最后,白瑯給他丟了包東西。

                時樂把東西拆開,看見里頭是水靈靈的嫩果子。

                “十天吃一個。”

                白瑯告訴他:“你爹給你找的,說這東西好吃。”

                時樂看了看果子,瞧著品相還行,他點點頭,把果子給放起來。

                白瑯昨兒來就是為了送果子,這生于惡靈之地的果子很難取,羅澧千辛萬苦也只得了這幾顆。

                這些果子,給時樂補身體最好不過。

                但果子的出處,時樂沒跟他說,萬一這小傻子自己親自去摘果子,入了惡靈地,那就麻煩大了。

                果子取出來后,白瑯指了指他的玉佩。

                “樂樂,玉佩給我。”

                時樂警惕:“你想干嘛?”

                玉佩里還住著卡卡,白瑯這是想要玉佩,還是想要卡卡。

                “不干嘛。”

                白瑯挑眉道:“我看著他還挺好玩兒的,幫你帶幾天孩子。”

                “不要。”

                時樂拒絕:“我自己會帶。”

                白瑯目光落在他胸口處,半晌,提點道:“樂樂,有時候善心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時樂皺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聽不懂算了,把果子的代購費給我結一下。”

                白瑯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子,懶洋洋的沖時樂要錢:“你爹太窮了,這次代購是到付,所以,給我結一下。”

                時樂:“……”

                時樂一噎。

                突然覺得他爹窮得讓他心疼。

                時樂把錢給完白瑯,又找到羅澧的微信,給自家爹爹轉了賬。

                出門在外,總不能連點錢都沒有。

                送走了變成原形,展翅飛走的大白鶴,時樂又進了地府。

                鋪子門沒關。

                這鋪子,也沒什么賊敢來這里光顧。

                地府內。

                時樂的美妝店跟蘇周的餐飲店離的不遠,他溜溜達達的去了趟餐飲店,打算看看生意怎么樣。

                如今,時樂剛開業的美妝店生意還挺好,里頭不僅有國際大牌,還有平價系列,聘請的店員也都是陸安親自考察過的,都很熱情那種。

                心情美美噠的時樂,背著手,晃悠到了好再來餐飲店。

                “周啊。”

                時樂推開門,叫著里頭的蘇周:“我來啦。”

                蘇周剛才沒睡在棺材里,那肯定是在這里住。

                時樂叫了兩聲,果然,餐飲店后頭的紅棺材里,蘇周把棺材的滑蓋,慢吞吞給推開了。

                “大人,早上好。”

                時樂瞅了瞅天『色』,心疼道:“我的周,你是睡瞎了嗎?”

                看看外頭這天黑的,這還能叫早上好?

                蘇周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在棺材里坐起來,語氣遲鈍的道:“大人,我頭一次知道,做了鬼,還能喝醉酒。”

          http://www.wkdlc.com/0_412/29171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wkdlc.com。農民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nonmin.net
        多彩网 www.u-lott.com:格尔木市| www.yxnxs.com:常德市| www.obg1.com:大洼县| www.acjvn.com:乐陵市| www.sifancn.com:茶陵县| www.pixiankong.com:广饶县| www.www-wwwcom.com:清原| www.sz-jhdz.com:高雄市| www.hg16456.com:保靖县| www.yritysportti.com:永嘉县| www.wewworld.com:斗六市| www.iphonecheckbook.com:越西县| www.toto-ya.com:延长县| www.wrennak.com:灵宝市| www.udunuqur.com:黄龙县| www.913820.com:唐山市| www.vampiresathruz.com:工布江达县| www.oversuns.com:都昌县| www.lomachihuahuas.com:连平县| www.celebedia.com:商南县| www.expressdomestic.net:西乌| www.impobol.com:芷江| www.donorsnet.net:龙里县| www.howtowriteanad.com:泗阳县| www.czmjjr.com:日喀则市| www.smsactivation.com:聊城市| www.217765.com:中牟县| www.melgog.com:台州市| www.resetv.com:铁岭市| www.xlodz.com:宜兰市| www.livewellfeelgood.com:会泽县| www.foldagamechanger.com:嫩江县| www.mfhmn.com:惠来县| www.ohranabg.com:玛纳斯县| www.troninvestlimited.com:修文县| www.cp3320.com:葫芦岛市| www.jsduke.com:娱乐| www.051b.com:阜宁县| www.channel369.com:济源市| www.allnaturessafeway.com:格尔木市| www.kashoubangzongdai.com:长武县| www.gzjdvc.com:新龙县| www.tjhaier-kt.com:洛隆县| www.20105129.com:渭南市| www.pikling.com:确山县| www.szabo-enterprises.com:永康市| www.123win123.com:灵丘县| www.ereglielitogrencievi.com:莆田市| www.csjwa.com:娄烦县| www.yourhcgcoach.com:余庆县|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翁源县| www.greenitways.com:中西区| www.adams-sailing.com:连云港市| www.shahnawazenterprises.com:小金县| www.jimmysocks.com:鸡西市| www.mdprowash.com:扶沟县| www.fusion-mania.com:长治市| www.halothreads.com:慈溪市| www.takarasushioakland.com:比如县| www.brilliantgarmentco.com:调兵山市| www.gibraltarrocktours.com:和平区| www.brosway-gioielli-it.com:临泉县| www.house-of-jorob.com:马鞍山市| www.sao94sao.com:札达县| www.gutajiao.com:巧家县| www.82aaaa.com:淮滨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永泰县| www.qm-cz.com:轮台县| www.cp7675.com:都江堰市| www.sz-yukun.com:临猗县| www.9959gp.com:壶关县| www.hyrscg.net:普安县| www.lulumom.com:五河县| www.cqgspclaw.com:盐城市| www.bellinghamkiwanis.com:台东市| www.67ban.com:吉水县| www.shopitbd.com:堆龙德庆县| www.societyofweddingplanners.com:临沧市| www.chadathaihouse.com:阿尔山市| www.6w22.com:余姚市| www.parachuteins.com:马尔康县| www.kedefenggroup.com:五华县| www.adams-sailing.com:永寿县| www.cp5517.com:垦利县|